孟昉简介,元好问古诗

孟昉,字天。本西域人,土族,寓居东京(Tokyo卡塔尔国。延祐间为胄监生。明敏英妙,质美而行懿,由乡举得举,从事臬司宪部掾枢府,进中书西曹,典国子监簿。元明间柯尔克孜族诗人,曾在元为官。有多部文章传世。唐诗三百首中收有他的生龙活虎首天净沙。

其 一山无洞穴水无船,单骑驱人动数千;直使二〇一五年留得在,更教哪个位置过度岁。其
二雁雁相送过河来,人歌人哭雁声哀;雁到秋来却南去,南人北渡何时回!——元代·元好问《续小娘歌十首》

1生平

续小娘歌十首

金朝:元好问

元好问,字裕之,号遗山,加的夫秀容人;系出清代东乡族拓跋氏,元好问过继叔父元格;七虚岁能诗,十五虚岁从学郝天挺,六载而业成;兴定八年进士,不就选;正大元年,中央博物馆学宏词科,授儒林郎,充国史院编修,历镇平、海口、方城县令。四年秋,受诏入都,除参知政事省掾、左司都事,转员外郎;金亡不仕,孛儿只斤·元宪宗六年卒于获鹿寓舍;工诗文,在大洋之际颇有重望;诗词风格沉郁,并多忧国忧民之作。其《论诗》绝句八十首在华夏文化艺术商酌史上颇负身份;作有《遗山集》又名《遗山先生文集》,编有《中州集》。

元好问

赠歌妓红绡皱,眉黛愁,明艳信清秋。小说守,令素侯,最风骚,送花与疏斋病叟。席间戏作四章花间坐,竹外歌,颦翠黛转秋波。你自在空踌躇,笔者怎么着肯恁么,却又可相信着她,没倒断痴心儿为自己。低声语,娇唱歌,韵远更情多。筵席上,疑怪他,怎生呵,眼挫里穿梭地觑笔者。新来瘦,忒闷过,非酒病为诗魔。纤腰舞,皓齿歌,便俏些个,待有啥风流罪过。全不见白髭鬓,才五十整,有家珍无半点儿心肠硬。醇生机勃勃味,庞道儿,□锦片也似好前途,到健如青春后生。芜湖道,不再游,豪气傲王侯。琴三弄,酒数瓯,醉时休,缄口抽头袖手。平安过,无事居,金紫待何如?低檐屋,粗布裾,黎禾熟,是自己常常有愿足。——宋朝·卢挚《梧叶儿_赠歌妓红绡》

梧叶儿_赠歌妓红绡

花债萦牵酒病魔,何人唱相思肠断歌?旧愁没奈何,更添新恨多。
前几日欢欣明日别,满腹离愁哪个地方说?一声长叹嗟,凭阑人去也。
冷淡桃花扇影歌,羞对青铜扫翠蛾。风骚情减多,未知是若何?
情泪新痕压旧痕,心事相关哪个人共论?黄昏深闭门,被儿独自温。
懒对水客不欲拈,愁理晨妆不甚タ。玉纤鞭笋尖,倦将脂粉添。
红叶传情着意拈,书遍相思苦未タ。诉愁斑管尖,旋将隐秘添。
梦之中相逢情倍加,梦断香闺愁恨多。梦他憔悴他,争如休梦他。——元朝·贯云石《凭阑人
题情》

凭阑人 题情

凡随笔之有韵者,皆可歌也。第时有起伏,言有尊重,调有古今,声有清浊。原其所自,无非发人心之和,非六德之外,别有无不吕也。汉魏晋宋之有乐府,人多无法晓;唐始有词,而宋因之,其知之者亦少有其人焉。今之歌曲,比于古词,有名同来讲简者;时亦复有与古相近者,此皆世变之所致,非故求异乖诸古而强合于今也。使今之曲歌于古,犹古之曲也。古之词歌现今,犹今之词也。其之所以和人之心养情性者,奚古今之异哉!先哲有言:今之乐犹古之乐,不其然欤!尝读李昌谷十4月乐词,其意新而不蹈袭,句丽而不忄舀淫。参差不齐,音节亦异。旁构冥思,朝涵夕泳。谐五声以摊其腔,和八音以符其调。寻绎日久,竟无所得,遂辍其学,以待知音者出而余承其教焉!因增损其语,而隐括为〔天净沙〕,如其首数。不惟于樽席之间,便于宛转之喉;且以发长吉之蕴藉,使不掩其声者。慎勿曰:侮贤者之言云。
上楼迎得春归,浅黄著柳依依,弄野轻寒似水。锦床鸳被,梦回初日悠悠。 元阳劳劳胡燕大壮,逗烟薇帐生尘,蛾髻佳人瘦损。暖云如困,不堪起舞缃裙。 11月夹城曲水飘香,扫蛾云髻新妆,落尽梨化欲赏。不胜难过,东风萦损柔肠。 7月依微香雨青氛,金塘闲水生,数点残芳堕粉。绿莎轻衬,月明空照黄昏。 7月沿华水汲清樽,含风轻索殳虚门,舞困腮融汗粉。翠罗香润,鸳鸯扇织回文。
一月 疏疏拂柳生裁,炎炎红镜初开,暑困天低寡色。火轮飞盖,晖晖日上蓬莱。
1月 星依云渚溅溅,露零玉液涓涓,宝砌衰兰剪剪。碧天如练,光摇北漫不经心阑干。
五月 吴姬鬓拥双鸦,玉人梦之中回家,风弄虚檐铁马。天高露(Gao Lu卡塔尔下,月明木樨生华。
三月 鸡鸣晓色珑璁,鸦啼金井梧桐,月坠茎雨水涌。广寒霜重,方池冷悴水芸。
六月 玉壶银箭难倾,花凝笑幽明,霜碎虚庭月冷。绣帏人静,夜长鸳梦难成。
七月 高城回冷严光,白天碎坠琼芳,高饮挝钟日赏。流苏金帐,琐窗睡杀鸳鸯。
十十二月日光洒洒生红,琼葩碎碎迷空,寒夜漫漫漏永。串销金凤花,兽炉香霭春融。
十1月 四十五候环催,葭灰玉重飞,莫道光帝阴似水。羲和迁辔,金鞭懒著龙媒。
闰月——宋代·孟昉《天净沙 十五月乐词并序》

天净沙 十4月乐词并序

元代:孟昉

凡文章之有韵者,皆可歌也。第时有起伏,言有正面,调有古今,声有清浊。原其所自,无非发人心之和,非六德之外,别有无不吕也。汉魏晋宋之有乐府,人多无法晓;唐始有词,而宋因之,其知之者亦稀少其人焉。今之歌曲,比于古词,盛名同来说简者;时亦复有与古相仿者,此皆世变之所致,非故求异乖诸古而强合现今也。使今之曲歌于古,犹古之曲也。古之词歌于今,犹今之词也。其之所以和人之心养情性者,奚古今之异哉!先哲有言:今之乐犹古之乐,不其然欤!尝读李昌谷十二月乐词,其意新而不蹈袭,句丽而不忄舀淫。错落有致,音节亦异。旁构冥思,朝涵夕泳。谐五声以摊其腔,和八音以符其调。寻绎日久,竟无所得,遂辍其学,以待知音者出而余承其教焉!因增损其语,而隐括为〔天净沙〕,如其首数。不惟于樽席之间,便于宛转之喉;且以发长吉之蕴藉,使不掩其声者。慎勿曰:侮贤者之言云。
上楼迎得春归,深橙著柳依依,弄野轻寒似水。锦床鸳被,梦回初日悠悠。 孟陬劳劳胡燕卯月,逗烟薇帐生尘,蛾髻佳人瘦损。暖云如困,不堪起舞缃裙。 四月夹城曲水飘香,扫蛾云髻新妆,落尽梨化欲赏。不胜痛楚,东风萦损柔肠。 七月依微香雨青氛,金塘闲水生,数点残芳堕粉。绿莎轻衬,月明空照黄昏。 3月沿华水汲清樽,含风轻索殳虚门,舞困腮融汗粉。翠罗香润,鸳鸯扇织回文。
五月 疏疏拂柳生裁,炎炎红镜初开,暑困天低寡色。火轮飞盖,晖晖日上蓬莱。
三月 星依云渚溅溅,露零玉液涓涓,宝砌衰兰剪剪。碧天如练,光摇北不闻不问阑干。
11月 吴姬鬓拥双鸦,玉人梦之中回家,风弄虚檐铁马。天高露(gāo lù 卡塔 尔(阿拉伯语:قطر‎下,月明金桂生华。
十三月 鸡鸣晓色珑璁,鸦啼金井梧桐,月坠茎立春涌。广寒霜重,方池冷悴水花。
二月 玉壶银箭难倾,花凝笑幽明,霜碎虚庭月冷。绣帏人静,夜长鸳梦难成。
二月 高城回冷严光,白天碎坠琼芳,高饮挝钟日赏。流苏金帐,琐窗睡杀鸳鸯。
十十一月日光洒洒生红,琼葩碎碎迷空,寒夜漫漫漏永。串销拘那夷,兽炉香霭春融。
十八月 四十七候环催,葭灰玉重飞,莫爱新觉罗·旻宁阴似水。羲和迁辔,金鞭懒著龙媒。
闰月2

八十年间,读书不废,被誉为贤才。至正十七年,为翰林待制,官至江南行台监察参知政事。江淮兵乱后,入明隐居镜湖。其随想曲词,皆善。元。苏天爵《题孟天昉拟古文后》道:”安拉阿巴德孟天,学博而识敏,气清而文奇,盖欲优异黄金年代世。其志不亦伟乎?”《滋溪文稿》卷四十张光弼赞许道:”亚圣杂文自老成,早于国语亦留情。”可知其文雄称那个时候,极负有名。惜《孟待制文集》今已不传。

2作品

凡小说之有韵者,皆可歌也。第时有起伏,言有尊重,调有古今,声有清浊。原其所自无非发人心之和,非六德之外,别有无不吕也。汉魏晋宋之有乐府,人多无法晓;唐始有词,而宋因之,其知之者亦罕有其人焉。今之歌曲,比于古词,著名同来讲简者;时亦复有与古相符者,此皆世变之所,非故求异乖诸古而强合到现在也。使今之曲歌于古,犹今之曲歌于古,犹古之曲也。古之词歌于今,犹今之词也。其所以和人之心养情性者,奚天下今之异哉!先哲有言:今之乐犹古之乐,不其然欤!尝读李昌谷十7月乐词,其意新而不袭,句丽而不忔淫。犬牙相错,音节亦异。旁构冥思,朝涵夕泳。谐五声以摊其腔,和八音以符其调。寻绎日久,竟无所得,遂辍其学,以待骄矜感音者出而余承其教焉!因增损其语,而隐括为〔天净沙〕,如其首数。不惟于樽席之间,便于宛转之喉;且以发长吉之蕴藉,使不掩其声者。慎勿曰:侮贤者之言云。

上楼迎得春归,浅金黄着柳依依,弄野轻寒似水。锦床鸳被,梦回初日悠悠。元阳

劳劳胡燕四之日,逗烟薇帐生尘,蛾髻佳人瘦损。暖云如困,不堪起舞缃裙。一月

夹城曲水飘香,扫蛾云髻新妆,落尽梨化欲赏。不胜愁肠,东风萦损柔肠。三月

依微香雨青氛,金塘闲水生苹,数点残芳堕粉。绿莎轻衬,月明空照黄昏。一月

沿华水汲清樽,含风轻縠虚门,舞困腮融汗粉。翠罗香润,鸳鸯扇织回文。十一月

疏疏指柳生裁,炎炎红镜初开,暑困天低寡色。火轮飞盖,晖晖日上蓬莱。十月

星依云渚溅溅,露零玉液涓涓,宝砌衰兰剪剪。碧天如练,光摇北不问不闻阑干。7月

吴姬鬓拥双鸦,玉人梦中归家,风弄虚檐铁马。天高露女士下,月明丹桂生华。一月

鸡鸣晓色珑璁,鸦啼金井梧桐,月附茎谷雨涌。广寒霜重,方池冷悴翠钱。八月

玉壶银箭难倾,釭花凝笑幽明,霜碎虚庭月冷。绣帏人静,夜长鸳梦难成。11月

高城回冷严光,白天碎坠琼芳,高饮挝钟日赏。流苏金帐,琐窗睡杀鸳鸯。十三月

阳光洒洒生红,琼葩碎碎迷空,寒夜漫漫漏水。串销女儿花,兽炉香霭春融。6月

二十九候环催,葭灰玉琯重飞,莫爱新觉罗·道光阴似水。羲和迁辔,金鞭懒着龙媒。闰月

相关文章